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误用姓名”,前哈佛教授炮轰中国学者“碰瓷”:“整件事都让人讨厌!

整理 | 郑丽媛 学术不端能有哪些操作?学历伪造、论文代写、成果剽窃?最近又曝出了一个新的方式,而炮轰对象竟是中国学者:

整理 | 郑丽媛

学术不端能有哪些操作?学历伪造、论文代写、成果剽窃?最近又曝出了一个新的方式,而炮轰对象竟是中国学者:

前哈佛教授、现 IBM 研究员的 David Cox在 DBLP(计算机领域内对研究的成果以作者为核心的一个计算机类英文文献的集成数据库系统)上,发现自己“ 突然”成为了由中国学者投稿的论文合著作者,还是两篇!感到震惊并愤怒的 Cox 在推特上写道:“ 整件事都让人讨厌。

“误用姓名”,前哈佛教授炮轰中国学者“碰瓷”:“整件事都让人讨厌!

这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呢?

“ 另一位 David Cox ” 竟是自己

这件事的受害者 David Cox 是位不折不扣的大佬,目前是 MIT-IBM Watson AI Lab (IBM 与 MIT 的首次业界学术合作,致力于人工智能的基础研究)的 IBM 总监。在进入 IBM 之前,他是哈佛大学自然科学、工程和应用科学的 John L. Loeb 副教授,在计算机科学、分子和细胞生物学系以及脑科学中心任职。由此可见, Cox 的工作涉及许多领域,从 大脑神经科学实验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方法的发展,还延伸至 应用机器学习和高性能计算方法

“误用姓名”,前哈佛教授炮轰中国学者“碰瓷”:“整件事都让人讨厌!

Cox 的推特粉丝数也可窥见其并不一般: 10K Followers,即 1 万粉丝。值得一提的是,这 1 万人里还包括谷歌 AI 掌门 Jeff Dean 和 GANs 之父 Ian Goodfellow。可想而知, Cox 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事件的起源是 2020 年 12 月 10 日, Cox 无意间在 DBLP 上发现自己竟成为了两篇陌生论文的作者之一,不 仅论文的研究内容与他毫不相关,他也不认识另外三位中国作者。起初 Cox 怀疑这只是重名,毕竟他的名字比较普通,如果把另一位 David Cox写的文章不小心归类到他的资料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不过,直到 Cox 真正打开这些文章,看到 这位他以为的“ 另一位 David Cox”拥有跟他一模一样的工作单位、电子邮箱和照片 后,他震惊了: “我打开论文的 PDF 后,居然看到我自己的照片在回望我。”

据了解,这两篇论文分别发表于2017 年 10 月和2018 年 1 月,均来自 Springer Nature 出版的 Cluster Computing 杂志,因此在发现此事的第一时间, Cox 就立 刻向 Springer Nature 发送了投诉邮件,可惜 Springer Nature并没有做出回应。无奈的 Cox 只能在推特上发泄他的不满:

我刚刚发现有两篇论文(在@SpringerNature期刊上)的作者名单上有我的名字,但我绝对没有投稿。其余的作者都是我从未听说过的中国人。

“误用姓名”,前哈佛教授炮轰中国学者“碰瓷”:“整件事都让人讨厌!

论文撤稿,涉事学者被解雇

12 月 29 日,Springer Nature 才开始正式展开调查。 Springer Nature社交媒体经理 Birgit Ladewig 向制作编辑 Stella Lawrence 发送电子邮件,敦促她务必“尽快”调查 Cox 的投诉,因为“ 他是 IBM 总监,拥有近 1 万名关注者,具有较大影响力。

随后, Lawrence 联系了 Cox并向他解释道, Cluster Computing 杂志内部是有要求作者提供相关资料并且此举是经过作者批准的。可荒谬的是,直到 2020 年 12 月Cox 都不曾收到这个批准申请,甚至压根就不知道它的存在。不过据说,该杂志方曾收到一封确认他为作者的电子邮件,可是该邮件并不是来自他的官方邮箱,而是通过 Hotmail 地址发送的。

不久后,论文的通讯作者Daming Li 向科研打假网站 Retraction Watch 承认了这个错误,并将错误全部归咎在了 Xiang Yao 一人身上

Xiang Yao(论文作者之一)曾经说他在论文里参考了 David的一些优秀思想,于是在作者中便加上了 David的名字。目前 Xiang Yao已因其言行不当被解雇。

在另一封邮件中, Daming Li 还解释说 Xiang Yao是位“ 初级研究员”,而 Xiang Yao也因为误把 DavidCox 加在作者栏中受到了惩罚:

他已经被他所在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开除。

另外,他也受到了惩罚。没有人再与他合作,他也将不再参与发表任何科学研究论文。

实际上,只有他参与的两篇论文加上了 David的名字。

可是,Retraction Watch 通过调查 Xiang Yao所属的公司官网后,发现他 其实是“高级研究员 & 博士后研究员”,并且也无法在网站上找到任何有关 Xiang Yao已被解雇的信息。

而尽管如此,Springer Nature还是没有利落地撤稿,提供给 Cox 的解决方案仅是发表勘误,1 月 25 日在其中一篇论文中添加了编辑注释:

编辑团队目前正在调查这篇文章作者提出的问题。一旦对相关问题完成调查,并且各方充分回应后,将酌情采取进一步行动。

Cox对这个解决方案非常不满,控诉 Springer Nature在明知作者已经承认错误的情况下,仍明知故犯、不肯删稿,并最终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

“误用姓名”,前哈佛教授炮轰中国学者“碰瓷”:“整件事都让人讨厌!

或许是害怕 Cox真的起诉, Springer Nature这之后便从两篇论文中删除了他的名字并发表了撤稿声明。

更离谱的“名不对人”

这样的事情看起来并不像只有 Cox遭遇,因此 Cox担忧会有其他受害者,便查看了一番 Xiang Yao的其他论文,于是发现了更神奇的事:完全虚构的 MIT 教授

Xiang Yao发表在 IEEE 旗下期刊的一篇文章作者中,出现了一名 MIT 教授 Bill Franks,离谱的是, MIT 并没有一名教授叫做 Bill Franks,而文中作者的照片及信息盗用 的都是真正 MIT 教授 Saman Amarasingh 的资料!

“误用姓名”,前哈佛教授炮轰中国学者“碰瓷”:“整件事都让人讨厌!

“误用姓名”,前哈佛教授炮轰中国学者“碰瓷”:“整件事都让人讨厌!

目前这篇文章也已被 IEEE 撤稿。

原因几何

此类事件的频繁发生引起了 Cox的思考, 他怀疑这可能是作者为了 增大出版的机会或获得学术声誉。他听闻,曾有 中国学者因与著名西方机构的研究人员进行合作出版从而获得了经济奖励。

但不论出于何种目的,这类学术不端的现象还是展示了学术出版领域的缺陷,众多论文事先并没有经过严格的审核就予以发表实在有害。

Springer Nature 研究诚信总监 Suzanne Farley 对此表示:“几十年来,我们的发表一直以信任为基础。可是不幸的是,很明显,有些个人和团体企图滥用这种信任,也存在一些无心的错误和误解。

对于这种现象,你有什么看法吗?欢迎评论区留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archerhigh.com/2457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